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叶秋风

愿所有朋友在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日志

 
 
关于我

日落西山光渐少,秋来叶老冷风多。余辉散尽人皆惜,化作尘埃又如何!

网易考拉推荐

素颜格格 《神马是人民》  

2011-02-19 06:55:5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马是人民

说心里话,我实在很难精确阐述“人民”“公民”“草民”“屁民”“贱民”之间的区别,但我想他们一定有关联,这大概因为都有一个“民”字的缘故。这些词中,我一直最想搞清的就是“人民”,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实在不知道神马是“人民”。

“人民”这个词应用的广泛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从“人民共和国”到“人民币”,从“人民政府”到“人民医院”,从“人民检察院”到“人民法院”,从“人民日报”到“人民搜索”,从“人民公仆”到“人民教师”等等,大凡这个国家的主要职能部门以及支撑这些部门的人员的前面都冠以“人民”二字。“人民共和国”说的是这个国家是人民的,“人民币”说的是钱都是人民的,“人民政府”说的是政府是人民的,抑或政府是为人民的,“人民日报”说的是国家的喉舌是人民说的,“人民公仆”说的是人民是主人。从这些词汇里,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做个“人民”实在是件太幸福的事情。从中也可以看到这简直就是一个“人民”的社会。

查查“人民”一词的由来,中国很早就有,但一般指的是人生的意思。《管子七法》中出现“人民鸟兽草木之生物”,也有平民、庶民、百姓的意思。而马克思主义诞生后,才给了“人民”这个词一个特定的概念。人民是具有一定的阶级内容和历史内容,是指对社会发展起推动作用的大多数人。他是相对敌人而言的,是个集体概念,它反映了一定社会的政治关系。哦,原来率土之滨的社会成员都可以叫“人民”。也就是说,当今这个国家是全体社会成员的。

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人民代表大会中,真正无权无势的社会底层的“人民”代表只有0.4%?因为社会底层是“草民”,“草民”不足论政?为什么那么多社会底层受到不公而状告无门?因为他们是贱民,“贱民”不足为贵?为什么那么多社会底层的家园被血拆而无人管?因为他们是“屁民”,“屁民”不足为章?至此我也真正明白了,为什么当今社会凡是挂着“人民”字样的大牌子的机构都不许社会底层插足的原因。你看什么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委员会、人民法院检察院等等,那都不是这些社会底层所能涉足的。如果有例外,那就是“人民医院”了,而对于医院,社会底层却又担心进去,因为他们深深知道,杨百万进去,杨白劳出来。如果这个社会除了“草民”“屁民”“贱民”之外,还有多少是人民呢?如果说这个国家完全是人民的国家,那么这个国家的人民就太少了。有资格成为人民的大都是政治精英、经济精英、知识精英,换句话说,有权有势者才可以叫“人民”。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印证多少英雄豪杰沉浮的足迹,往事已矣,物是人非,而唯一传承下来的一个词,那就是“人民”。一代王侯,高举义旗,口号是“为了人民”。一代先知,推翻宪制、崛起新政,口号也是“为了人民”。一代枭雄,逐鹿沙场,舍生取义,口号还是“为了人民”。可是,当历史在重复昨天,曾经的君王又会被新一代王侯罢黜,名义还是“为了人民”,而那些如毛一样曾经的忠魂又会在新的变革中沦为“人民”的罪人。就这样历史的功耻薄上不断地变更着君王的谥号,在历史的评说中,反复替换着忠与奸、善与恶的裹尸布。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人民”造成的。如果那些英雄豪杰不是“为了人民”,他们也不可能建功立业。是“人民”给了他们起事的由头,给了他们扬名立万的机会,给了他们纵横驰骋的快意,但也给了他们上断头台的归宿。

一切的一切都始于“人民”,那么究竟谁是“人民”?“人民”在哪里?历史清晰的告诉我们答案:没有谁是真正的人民!人民不过是个借体,是政权作用在人类社会的权利反射。正因为“得‘民’心者的天下”,所以那些心智诡异、思想骚动者便制造了“人民”,而后打着人民的旗号来攫取权利。因为他们知道谁拥有了人民,谁就能号令天下。而后再用他们的暴力手段,来压榨、欺凌那些曾经被他们冠以“人民”称号的“草民”“屁民”“贱民”。这就是历史告诉我们的标准答案。

“人民”是虚幻的,就像天上的月亮,没有太阳的光辉,月亮就漆黑一片。同样,人民也是不保值的,没有“政权太阳”的赋予,人民也是漆黑一片。今天的庶民,有可能就是明天的人民。而今天的人民明天就可能成为“草民”“屁民”“贱民”,甚至成为全民公敌。在一个缺乏民主的专制社会里,“人民”不过是统治者的工具,是他们篡政的理由、杀戮的借口,是他们为了攫取个人私利的檄文。如此之外,人民什么都不是。“神马都是浮云”的来历就是:神马是人民,人民是浮云,因而“神马都是浮云”。

革命年代人民就是泥土,是枪林弹雨的移动掩体。是他们被驱使着前赴后继的牺牲自己、家人的生命,而死后犹如尘埃,静静的做一抔黄土。而如今的和平年代,人民则是钢筋水泥立交桥。他们从自己羸弱的躯体中一点点的挤出血来,共同刻画闪光的鸡的屁的血样。可笑的是,当他们本是“草民”“贱民”“屁民”的时候,有人把他们“封”为“人民”,可是当他们真正的想走入那些挂着“人民”字样的牌匾里去寻求人民权利的时候,他们却被告知是“贱民”“草民”“屁民”,总之就是不在“人民”之列。

我很庆幸我只是一个公民,虽然我无法行使我的公民权利,但起码我不是“人民”,所以我不苛求去得到那些属于“人民”的权利。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但我只知道一个道理,当天下的“人民”越来越稀少的时候,那一定是大群“人民”诞生的时候,因为总会有人以“人民”的名义站在历史的浪尖上起舞。这就是历史的脚步,任谁也抵挡不住。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